首页 > 信息 > 建议提案 > 提案

提案

关于政协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第一次会议第1563号(医疗体育类148号)提案答复的函
发布时间: 2019-01-11

委员:
  您提出的关于遗体和人体器官捐献立法的提案收悉。现就涉及我委职能的有关问题答复如下:
  
一、我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工作进展情况
  (一)我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工作体系初步建立。2007年我国公布施行《人体器官移植条例》(以下简称《条例》),对器官捐献与移植各方的法律责任进行了明确规定。201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八)》的出台,进一步对器官捐献知情同意进行界定并严令禁止器官买卖。随后,我国陆续出台了30多个关于器官移植的相关管理文件,对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各环节的管理进一步明确和细化,特别是对活体器官移植进行管控,明确规定将活体器官捐献限定在亲属间,不得摘取不满18周岁公民的器官用于移植,严格规范活体器官移植手术审批流程。
  经过努力,我国已逐步建立并完善了符合国情和文化特点的器官捐献与移植工作体系,包括5部分:一是人体器官捐献体系。融合了国际上“脑死亡”和“循环死亡”判定标准,形成了脑、心双死亡的中国标准,各级红十字会作为第三方参与器官捐献工作。二是人体器官获取与分配体系。成立了器官获取组织,建立了器官转运绿色通道,构建了高效运转、规范有序的器官获取工作机制和科学公正的器官分配制度,使用中国人体器官分配与共享计算机系统(COTRS)实现了捐献器官的公平分配。三是人体器官移植临床服务体系。在充分考虑地域分布的前提下严格准入了178所移植医院,以确保人体器官移植服务公平可及。目前中国器官移植服务已达世界领先水平。四是人体器官移植后科学登记体系。建立了肝脏、肾脏、心脏、肺脏4个器官移植数据中心,登记器官移植病例和随访信息,服务临床及科研,现已成为世界第三大人体器官移植后科学登记体系。五是人体器官移植服务监管体系。各级卫生健康行政部门依托4个器官移植数据中心和COTRS,实现了从器官捐献到移植的全链条可溯源管理,形成了大数据监管与不定期飞行检查相结合的监管模式,进一步规范了人体器官捐献移植行为。
  (二)我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工作成果显著。器官捐献和移植事业在多部门的密切协同下,产生了巨大社会效益。中央及地方主要媒体及网络媒体多次高频率、长时间深度报道器官捐献有关工作,引导和调动自媒体跟随报道,在国内外反响强烈,成为社会关注热点。器官捐献社会动员融入互联网+技术。创新捐献动员举措,借助互联网+的理念拓宽器官捐献动员手段,与支付宝、微信等平台合作,建立便捷的捐献志愿报名通道,器官捐献的理念得到社会广泛认同。2016年5月,我委联合公安部等6部门建立了以民航班机、高速铁路及公路运输为主要方式的低成本高效率人体捐献器官转运绿色通道,缩短了器官转运时间,提高了器官质量,使器官利用率大大提高。多部门协作的人体捐献器官转运绿色通道的建立,体现了我国政府对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高度重视,得到了广大患者、医务人员及社会各界的一致赞誉。2016年,我们在原有器官移植数据中心的基础上成立器官移植质控中心,将器官移植质控纳入国家医疗服务质控体系。相关质控结果已成为《国家医疗服务与质量安全报告》的重要内容。
我国公民逝世后器官捐献从零起步,截至2017年底,已累计突破1.51万例,捐献大器官近4.2万个。2017年度,我国完成器官捐献5146例,实施器官移植手术超过1.6万例,捐献数与移植数均位居世界第2位。每百万人口年捐献率(PMP)达到3.72。器官移植术后生存率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三)监管平台逐步完善成熟,大数据信息化监管联动机制初见成效。在人体器官捐献和移植工作取得快速发展的同时,我们对人体器官捐献社会工作和器官移植临床工作实行了强有力的监管。我委成立了肝脏、肾脏、心脏、肺脏4个移植数据中心和质量控制中心,分别独立承担肝脏、肾脏、心脏和肺脏移植数据注册登记、统计分析和移植质量控制等工作,完善信息安全各项措施。各数据中心与中国人体器官分配与共享计算机系统(COTRS)共同构成了中国器官移植管理的核心系统,实现了移植器官的可溯源管理,在器官移植精细化、信息化监管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我们依托各数据中心与COTRS对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工作开展趋势预警分析、日常动态监测与重点监测,并针对性地采取监管措施,每年不定期开展飞行检查,形成了大数据信息化监管与点对点飞行检查紧密结合的监管机制并初见成效。
  (四)“中国模式”得到国际社会广泛认可。国际社会对我国在短时期内建立了较为完善的器官捐献和获取分配体系并实现器官来源的转型表示赞赏和钦佩。2018年在第71届世界卫生大会(WHA)器官移植边会上,我国向国际社会展示了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事业的发展以及取得的成就,传播了“中国经验”与“中国模式”,得到国际社会广泛认可和支持。我国正从器官移植大国稳步迈向器官移植强国,成为器官移植国际治理体系建设中不可忽视的力量,为我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事业的健康可持续发展营造了良好外部环境。
  二、下一步工作 
  2018年,我委已将修订《条例》纳入立法计划。根据工作需要,拟采取修正案的形式,加快《条例》修订速度。重点修订以下几个方面:一是明确医疗机构人体器官移植执业资格认定权限;二是增加和完善器官捐献有关内容,明确红十字会器官捐献职责;三是增加人体器官获取组织管理及中国人体器官分配与共享计算机系统(COTRS)有关内容;四是在法律责任中增加捐献与获取分配有关内容。为配合法律的修订,我们还将以规范性文件的形式对目前存在的问题加以明确,对当前难以解决的问题出台指导性意见,鼓励地方探索尝试,加强与有关方面的沟通协调,通畅捐献与移植全流程,同时健全器官捐献与移植工作体系,更好地发挥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作用,完善顶层设计和制度框架设计,强化监管,保障器官捐献与移植工作在法律与伦理的框架内规范发展。我委将积极推进《条例》修订工作,为器官捐献与移植事业提供有力的法律保障,促进器官捐献与移植事业的健康、可持续发展。
  公民逝世后捐献的遗体可供医学高等院校教学、科研使用,对于医学教育、医学研究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出台相关法律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然而,用于临床移植应用的器官在获取、保存、分配等过程中涉及其特有的社会、医疗、伦理、法律问题,需要专门的法律和制度设计。鉴于遗体捐献和临床器官获取及移植在政策规章设计、组织体系建立、工作技术流程和实际操作中存在十分显著的差异,建议在制定遗体捐献法的过程中,排除临床器官移植的内容,以使遗体捐献法早日出台并发挥重要作用!
  感谢您对卫生健康工作的关心和支持。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
2018年8月28日
 

分享到  
手机适配版 | 电脑版

版权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