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信息 > 建议提案 > 建议

建议

对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第2824号建议的答复
发布时间: 2019-01-08

代表:
  您提出的关于进一步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建议收悉,现答复如下:
  
一、关于进一步强化“三医联动”改革,增强改革的整体性、系统性和协同性
  2009年深化医改启动以来,国家从顶层设计入手,坚持医疗、医保、医药“三医”联动改革。组织架构上,国务院组建了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领导小组,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原国家卫生计生委、原食品药品监管总局等相关部门作为成员单位,合力推进医改。政策制定和工作推进上,通过“腾空间、调结构、保衔接”,即通过取消药品加成、降低医药费用腾出空间,用于调整医疗服务价格,体现医务人员的技术劳务价值,并通过加大政府财政投入,开展医保支付方式改革等,实现公立医院补偿新旧机制的平稳转换。积极推进按病种付费为主的多元复合型付费方式,使药品、医疗服务由医院的利益端转化为成本端,促使医疗机构主动控制成本,合理使用药物。如您建议中提到的,在这一轮国务院机构改革中,已明确将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的城镇职工和城镇居民医疗保险、生育保险职责,原国家卫生计生委的新型农村合作医疗职责,国家发展改革委的药品和医疗服务价格管理职责,民政部的医疗救助职责整合,组建国家医疗保障局,作为国务院直属机构,更好保障病有所医。目前,国家医疗保障局已开始工作。
  二、关于进一步深化药品采购体制改革
  2015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完善公立医院药品集中采购工作的指导意见》(国办发〔2015〕7号),决定实行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各地、各有关部门不断推进药品分类采购,注重发挥医疗、医保、医药“三医”联动的优势,通过制定医保药品支付标准、改革医保支付方式,引导医院带量自主采购或组团采购,提高医院对药品价格的敏感性以及降低药价的积极性。近些年,省级药品集中采购在降低药价、防范医疗腐败等方面起到积极作用。据统计,新一轮药品集中采购平均降价15%左右。但是,有些地方在政策推进过程中存在一些偏差,诸如“只招不采”、“唯低价是从”等现象。
  下一步,我们将重点做好以下3方面工作:一是继续坚持集中采购的方向,坚持公开透明的招标政策,提高科学管理水平,落实医院和有关付费方药品采购的主体地位,并充分发挥市场竞争机制,最终达到“竞价降价、以量换价”,在确保质量前提下采购最低价药品的目的。二是建立健全以基本药物为重点的临床用药综合评价体系,编制评价体系建设总体规划,确立评价指标方法,组织开展儿童用药、心血管用药、肿瘤用药等临床综合评价试点,选择部分医教研实力较强的医疗机构,对药品的安全性、有效性、合理性、经济性等进行成本效益评估,进一步规范药品采购评价工作。三是会同有关部门推动落实《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的若干意见》(国办发〔2017〕13号)和8部门《关于在公立医疗机构药品采购中推行“两票制”的实施意见(试行)》(国医改办发〔2016〕4号),进一步规范药品流通秩序,净化流通环境,最终促使合理降低药价。
  三、关于加强基层卫生人才队伍建设
  围绕“保基本、强基层、建机制”的原则要求,国家加大对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硬件建设的投入,同时加强基层卫生人才队伍建设,采取完善补偿机制、改革人事和收入分配机制等多项改革措施,提高基层服务能力和水平。为解决“留住人”的问题,2010年国家发展改革委、原卫生部启动农村订单定向医学生免费培养工作。2015年,教育部、原国家卫生计生委等6部门印发《关于进一步做好农村订单定向医学生免费培养工作的意见》(教高〔2015〕6号),在工作关系、职称晋升、工资分配等方面明确一系列激励保障政策。为解决“人好用”的问题,2014年,教育部、原国家卫生计生委等6部门出台《关于医教协同深化临床医学人才培养改革的意见》(教研〔2014〕2号),加快实施“5+3”全科医生规范化培训,启动“3+2”助理全科医生培训,为基层培养适用型全科医学人才。2014年以来,共支持招收全科专业住院医师3.4万人(中央财政年人均补助3万元),支持中西部地区为农村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招收培训1万余名助理全科医生(中央财政年人均补助2万元),为中西部地区乡镇卫生院招生培养4.3万名从事全科医疗工作的本科医学生,2015—2017年顺利毕业并履约的1.4万余名免费培养医学生的工作岗位基本得到落实。截至2017年底,培训合格的全科医生已达25.3万人,每万人口拥有全科医生1.82人。但是,也存在一些问题,比如财政全额拨款、“收支两条线”虽然保证了基层医务人员的稳定收入,但“旱涝保收”的收入分配政策不利于调动积极性,基层诊疗量有下降趋势。
  今后将重点做好以下4方面工作:一是将进一步加大全科医生培养力度,加快补齐人才短板,力争每年招收培养4万名以上全科医生,到2020年,全科医生达到30万人以上,到2030年,全科医生达到70万人;二是对广东等地采取的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公益一类财政保障、公益二类事业单位管理做法进行总结和试点推广,调动基层的积极性;三是落实好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财政部、国家卫生健康委联合印发的《关于完善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绩效工资政策 保障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工作的通知》(人社部发〔2018〕17号),统筹平衡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与当地县区级公立医院绩效工资水平的关系,合理核定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绩效工资总量和水平,设立全科医生津贴项目,提升全科医生工资水平;四是对广东、浙江等地基层卫生人员职称评审政策进行研究,适时予以总结推广。
  四、关于加快推进医务人员薪酬制度改革
  2016年8月,全国卫生与健康大会提出“两个允许”,即 “允许医疗卫生机构突破现行事业单位工资调控水平,允许医疗服务收入扣除成本并按规定提取各项基金后主要用于人员奖励”。为落实大会精神,结合薪酬制度改革涉及面广、政策性强、情况复杂等特点,2017年1月,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财政部、原国家卫生计生委、国家中医药局联合印发《关于开展公立医院薪酬制度改革试点工作的指导意见》(人社部发〔2017〕10号),决定先在部分地市进行试点探索,要求试点地区优化公立医院薪酬结构,合理确定公立医院薪酬水平,推进公立医院主要负责人薪酬改革并落实公立医院分配自主权,在绩效工资分配上向关键和紧缺岗位、高层次人才、业务骨干和作出突出成绩的医务人员倾斜;同年12月,4部门又联合发文,推动公立医院薪酬制度改革试点扩面提速。下一步,我们将继续推动公立医院薪酬制度改革取得新进展,使广大医务人员能够获得与其劳动价值相称的收入,安心从事医疗工作,同时也吸引优秀青年学医、从医、为人民健康服务。
  感谢您对卫生健康工作的关心和支持。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
2018年9月19日
 

分享到  
手机适配版 | 电脑版

版权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